南方日报11月4日文章(作者:陈明、张卫国) 近年来,广州把推动现代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出新出彩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头号工程”,实现营商环境改革从1.0到2.0再到3.0的“三级跳”。日前,国家发改委发布《中国营商环境报告2020》,广州入选全部18项指标领域标杆城市,“获得电力”“跨境贸易”“办理破产”“市场监管”4项指标领域典型案例获评全国最佳实践。

在构建新发展格局背景下,广州正全力推动营商环境改革走在全国前列,打造全球企业投资首选地和最佳发展地。本期观点我们邀请学企领域专家学者共同探讨营商环境改革的重要性,为广州以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言。

营商环境是指伴随企业活动整个过程(包括从开办、营运到结束的各环节)的各种周围环境和条件的总和。概括地说,包括影响企业活动的社会要素、经济要素、政治要素和法律要素等。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指出,所谓国际化营商环境,是指一国或地区的营商环境要与国际上营商环境监管的透明度和便利度的全球趋势接轨,建立符合世贸规则的市场经济运行机制和体系,为企业营造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公开透明的政策环境、高效便捷的办事环境。

透明、便利、法治的营商环境是城市经济取得成功的重要前提,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的成效决定着广州市能否实现从区域性商都向国际化商都的跨越和升级。为此,广州市连续推出了营商环境综合改革的1.0、2.0和3.0的方案,通过吸引集聚高端要素,推动广州经济高质量发展,大力营造“人人都是营商环境,处处优化营商环境”的良好氛围,取得了可喜的进步。

最近又出台的《广州市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下称《草案》),对标世界银行评估标准,对照国内外最佳实践,以最高最好最优为目标,坚持以市场主体获得感和满意度为导向,持续推动现代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出新出彩,率先在粤港澳大湾区开展优化营商环境的地方立法,在服务企业全生命周期、数字经济发展、产业链供应保障、信用产品推广等方面提出了全国首创的“广州方案”,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营商环境改革取得成效但仍有不足

建设优越的营商环境对于广州高质量发展以及提升城市地位意义重大。近年来,广州把推动现代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出新出彩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头号工程”,从“简政放权”到“重点领域营商环境攻坚”,再到“实施跨部门革命性流程再造”,实现营商环境改革从1.0到2.0再到3.0的“三级跳”,着力打造全球企业投资首选地和最佳发展地。

依据《2017年世界城市营商环境评价报告》的数据,广州市在世界城市营商环境指数排名中位列第19,香港排名第8位,上海排名第9位,深圳排名第21位。广州在软环境指数(0.541),生态环境指数(0.526),市场环境指数(0.399)、社会服务环境指数(0.196)比较落后。

依据2020年6月18日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编撰发布的《2019中国城市营商环境年度报告》,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在综合评价排名中位列前四,该报告对标世界银行营商环境评价体系标准,参照国际同行的评价指标,同时兼顾中国特色,重点围绕与市场主体密切相关的指标维度构建起中国城市营商环境的评价体系。广州除了在基础设施维度排名第3比较靠前,在人力资源维度和普惠创新维度都排名第5,特别是在政务环境维度排名第7和城市金融服务维度排名第7都比较靠后。

纵观国际化城市的营商环境建设经验,广州还需要在构建多边贸易体系,市场执行的标准与惯例充分国际化,浓厚的创新创业氛围等方面优化营商环境。

打造优质社会、市场、政务和法治环境

经过了1.0到3.0的不断探索与迭代,广州市政府于近日大力度推出了改进营商环境的措施,从中可以看出广州全力打造世界商都的决定和勇气。我们认为,要想真正建立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必须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第一,打造和谐、健康的社会环境,构建人才便捷流动机制。广州要重视智力投入,完善引进人才的体制机制,形成和谐包容、开放共济以及可持续发展的人才“生态圈”。此次《草案》更是加大了力度,如完善人才积分落户政策,推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准入年限在广州累计认可,这一条将为率先在国内实行人才“跨区流动”提供便利;还有构建技能人才“终身培训体系”,培育“羊城工匠”,鼓励和支持企业建立首席技师制度,将创新动力下沉,有利于整体技术创新能力的提升;另外,还制定了放宽具备港澳职业资格的金融、建筑、规划等专业人士的从业限制,打破区域隔阂,有利于人才的便捷流动,开闸放水,快速形成广州建设急需的“人才池”。

第二,打造规范、开放、竞争的市场环境和金融服务体系。总的原则是让市场主体在广州经商和生活能够做到真正的“舒心、放心和省心”。新的《草案》提出了“服务企业全生命周期”的理念,对开办企业、获得开工许可证、注销等环节需要的时间、人力和难度进行了全面的优化和提升,尤其是在工程建设项目的立项审批方面,表现出了广州独特的开放意识和创新精神。金融服务体系一体化是实现广州与国际服务贸易一体化的重要支撑。一方面是进一步促进广州以及港澳地区以及国际市场的货币互通,推进穗港互设金融机构和各类产业金融、期货以及保险的服务中心;另一方面是加强绿色金融合作,真正落实好广州作为唯一一个在一线城市设立的绿色金融试验区的全部工作。近期的《草案》更是对资金的扶持做了明确的政策补充,比如建立普惠型贷款风险补偿机制,激励银行业机构敢贷愿贷能贷;开发惠及中小微企业的金融产品;用数字化技术解决银行和企业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这些都是构建优越营商环境的基本保证。

第三,打造高效、稳定、透明的政务环境。全面深化政府体制改革,建立政务公开机制,培养服务意识,推行“一站式服务”,实现电子化、高效化、透明化的流程管理,是广州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的内在要求。新《草案》对建立标准化政务服务制度以及发展协同化电子政务也做了新规定,大大提高了政府办事效率。同时,好的营商环境必然是让市场主体舒心的环境,因此,政府在制定政策时,要建立协同研究机制、合法性审查和公平竞争审查机制、适应缓冲机制、充分听取商协会以及市场主体意见的机制,同时要公开发布并提供解读,在保证政务环境的透明方面,新的《草案》都做出了明确的规定。

第四,打造公平、公正、公开的法治环境与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建设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是一项涉及经济社会改革和对外开放众多领域的系统工程,除了加强对国际通行法律、公约、协定的深入研究,构建与国际相衔接的新型法律体系外,完善以信用为基础的监管制度显得尤为重要,建立分类分级标准分别对待、实施包容审慎监管以及减少行政行为对市场主体正常经营行为的影响等,都是新《草案》提出的改革新思路。

另外,随着新一轮产业革命的到来,新技术的应用和新业态的创新层出不穷,因此要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支持企业开展产品、技术、商业模式以及管理制度的创新,鼓励企业增加科技研发投入,并加大对外商投资企业被侵权行为的执法查处力度,营造良好的法律保障环境,培育经济发展的新动能。